联系我们
  • 服务热线
    TEL 010-67323885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三环到四环之间东三环外弘燕东路山水文园东园北门东侧底商A28
    电话: 010-67323885
    邮编:100021
玉友?戚本禹——
更新时间:2017-04-25
来源: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信息中心

  •  

    玉友?戚本禹——

    八方玉友齐聚南京,参加南京《宝缘斋博物馆》的揭牌仪式。

    一个曾经震耳欲聋的人物——戚本禹,出现在南京《宝缘斋博物馆》开馆前夜的宴会上,那么自然又那么突然。他当时的每篇文章,他当时的广播频率,都曾指挥着十六岁的我们激情和思维动荡。

    他的左面是吕济民,右面是汪遵国,三人正无拘无束地交谈,好像经常见面的老友。坐下询问方知,他们三个也是第一次见面,只是以前通过电话,都有一段使人感动的故事。

    与吕济民——作为曾经是文物局长的吕济民,曾经在一个说到戚本禹与文物的会上,公开对戚本禹破坏文物的说法提出异议,说文革中戚本禹曾经保护过文物。

    后来从资料上知道,文革初期,针对大量的古籍回炉青铜器回炉现象,戚本禹曾专门召开过座谈会,希望对作为文物的古籍和青铜器不要一概推向大火,要尽量保存好,是重要的研究资料。

    正是由于吕济民的这段谈话,戚和吕曾经通过电话,但一直也未见面,这次由于参加《宝缘斋博物馆》的揭牌仪式,两位心有灵犀的老文化人,终于见了面。

    与汪遵国——作为齐家文化的考古专家,汪遵国至今还保留着戚本禹文革期间的文章首发刊物,也读过戚本禹后来写的古代人物研究专著,汪遵国曾托人把刊载戚文的首发刊物转给戚本禹看,戚看后在首发刊上手书,详细叙述了文章出笼的过程,并一再声明是客观叙述。

    汪收到戚文后与戚通电话,交谈感想,这次由于《宝缘斋博物馆》揭牌仪式,两位老人的电话交谈终于变成了餐桌面谈。

    八方玉友,齐聚南京,目的不可能一样,想法不可能一样,行为处世的方式不可能一样,但他们都是为玉而来,都从不同的角度对玉感兴趣,都从不同的侧面与玉有联系,自然就有了一个约定俗成的名字——玉友。

    玉友聚会南京《宝缘斋博物馆》,吕老、戚老也加入了玉友的队伍。

    由玉友,想到了玉,想到了玉之灵魂——和谐、无遮盖。

    由此联想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玉友,身份阅历形形色色的玉友,性格思维五花八门的玉友。

    想到了玉的品质——白如凝脂的、色彩斑斓的、黑似漆皮的、巧色裹银的、絮状多寡的、绺迹斑斑的,都会和谐地统一在一个固体里。

    由此想到人生,人的一生始终就是对与错、善与恶、美与丑的复杂的交融,每个时期与每个时期的标准与看法都会与时俱进。

    人生就是一块玉,人生的不同阶段成就了现在的戚本禹:乐呵呵的戚本禹、幽默善谈的戚本禹、勤于思考的戚本禹。

    于是,我不能不将在南京《宝缘斋博物馆》对戚本禹的所见、所感、所记重新聚焦,重新编辑:

    作为史学家的戚本禹给我印象极深——

    《宝缘斋博物馆》齐家文化的展柜前,戚正与来自甘肃古玉交流中心的杜主任兴致勃勃地交谈。

    展品是七块玉磬,青玉本体镶嵌绿色松石。

    感兴趣的话题是镶嵌图案有没有农耕内容,对单人锄地的农耕图很感兴趣,还有一个牲畜拉犁翻地的图案。

    他认为,如果这组齐家文化的玉磬镶嵌图纹是农耕图案,我国农耕社会的编年史就要往前提。

    且不论玉磬上的图案内容是否属于农耕,戚老的学者思维方式和研究思路却引起了甘肃古玉交流中心的杜主任和在场其他玉友的极大热情。

    我站在其中,砰然联想:鼓励和提倡学者的收藏思路,能够焕发收藏者的研究热情,促进收藏队伍的成熟。

    作为玉友的戚本禹也给我很深的印象:

    他说他与玉早有姻缘,以前叫戚本玉,后来大了,雄心勃勃,别人说大禹是英雄,自己就把戚本玉的“玉”改成戚本禹的“禹”了。

    作为开幕式嘉宾的戚本禹讲话同样很打动人:

    戚作为到会嘉宾发言,讲话开门见山,——来见文物保护的知音吕老,来见历史研究的知音汪老。来见早已谋面和从未谋面的知音玉友。

    书此,又一次让我怦然心动,感慨不已:

    玉的品质不只是洁白无瑕,洁白无瑕者毕竟是少数,甚至根本不存在。玉的品质恰恰在于毫无遮盖,丝发必露,即使藏在玉石之中,即使被人人为染色。

    我们应该提倡这种玉的精神,坦诚直露,任由他人品说。

                         庚寅年二月初八子夜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2020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