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服务热线
    TEL 010-67323885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三环到四环之间东三环外弘燕东路山水文园东园北门东侧底商A28
    电话: 010-67323885
    邮编:100021
一座博物馆的诞生
更新时间:2017-04-25
来源: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信息中心

  •  

    一座博物馆的诞生

                                                 ——写在《串儿经》即将出版时

    九十年代台湾朋友的一段话让我刻骨铭心,思索和咀嚼到至今:我们台湾人“做古董”,做的是“文化”,你们大陆人“做古董”,做的是“生意”。

    后来有机会去了台湾,对这段话有了更形象的理解:

    台湾的古董店,大多突出一个非常鲜明的主题,有的主题还在不时变化,门前放着主题变化的预告。精心地道的展示设计,东西摆的不多,但文化色彩强烈。俨然一座古董“博物馆”。

    大陆的古董店,地摊儿不说,市场里大的房间也不多。店里东西都堆得很满,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没有种类、规格、色彩的区分,也没有客人进去思索的空间。俨然一个只有保管员可以说清楚东西名称和位置的古董“库房”。

    “博物馆”和“库房”,是“做文化”与“做生意”的形象注解。博物馆式经营,也在我心目中成为古董店发展提高的追求目标。

    二十多年过去了,大陆的古董店早已经参差不齐地发展到了博物馆式经营阶段。但仍有许多美中不足,仍有照葫芦画瓢之感。思索和咀嚼之中,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

    日前在钓鱼台宾馆参加中国木雕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开会之前在贵宾室,于鸿雁先生与我聊起他的新作《串儿经》,并邀我为《串儿经》写序。

    为写序,我回去扎扎实实地做了一番功课:回味和于鸿雁的多次交往,翻阅于鸿雁已经出版的大作和即将付印的《串儿经》书稿,品读于鸿雁《串儿经》的自序。

    灵感怦然而起,眼前猛然一亮:

    于鸿雁不就是一座博物馆吗?

    于鸿雁不就是大陆古董店博物馆式经营的典型范例吗?

    于鸿雁在手串儿市场方面的所作所为、所演所示、所策所划、所买所卖、所收所藏,不就代表了当今大陆古董店发展的高级阶段和大陆古董店应该发展的方向吗?

    于是一座博物馆在我心中诞生了。

    ——中国手串儿博物馆。

    于鸿雁本身就是一座博物馆,一座没有馆址没有建筑物却深深扎根在手串儿爱好者心中的无形博物馆。

    应该说,在于鸿雁身上具备了博物馆和博物馆式经营的所有元素——馆长元素、策展元素、保管元素、研究元素、征集元素,甚至博物馆的规划元素和建筑装修元素。

    征集元素,他俨然是一个征集部长。熟知手串儿的所有种类和各个种类手串儿的制作环节与经销场所,熟知这些手串儿的区别真谛和鉴定要领,熟知这些手串儿的古今故事和把玩脉络,能够把最具历史价值、科研价值、文化价值的精品一网打尽征集到博物馆里来。

    研究元素,他俨然是一个高级研究员。能够为手串藏品的历史渊缘、学术价值、文化内涵,纵古融今,梳理成一部部深入浅出的文字档案和学术论文。

    保管元素,他可以具体说出每一类藏品的保养要点和保存方法。

    策展元素,他不时会有新思路,经常迸出金点子,使每个藏品的美丽亮点都能最大限度地尽情绽放。

    馆长元素,他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最称职的民间博物馆馆长之一。他知道观众需要什么,观众想看什么,推出什么样的展览主题能够让观众满载而归,能够让观众蜂拥而至。他俨然是一位统帅博物馆藏品的将军,指挥着手串儿组合成的千军万马,调动着手串儿收藏爱好大军的发现狂喜和失落悲哀。

    这样想来,《串儿经》一书虽然精彩,不过是于鸿雁这座博物馆的一个专题展,而好的博物馆正是由一个个精彩的专题展所成就的。

    于是,在《串儿经》序文的开头,我兴奋地写下了《一座博物馆的诞生》这个标题。

    此时此刻,我已和于鸿雁先生心有灵犀:一座无形的手串儿博物馆,一个个有形的手串儿专题展,正演绎正描绘着于鸿雁和于鸿雁追随者们的“大雅”之梦。

    仅此为序。

                                          宋建文

                                                            甲午年腊月于南京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2020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