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服务热线
    TEL 010—61014482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华威南路弘善家园104号(弘钰博古玩市场三层办公区312-313室)
    电话: 010-61014482
    邮编:100021
《雪明现象》偶得
更新时间:2017-04-25
来源: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信息中心

  •  

    《雪明现象》偶得

      

    张雪明寄来的书法集就放在我的电脑旁,封面右侧那首脍炙人口的王安石的南浦诗历历在目:

    南浦随花去,回舟路已迷。暗香无觅处,日落画桥西。

    诗句诱人,落款雪明的书法更诱人,诱人在“启功体”已似与不似之间了。

    看张雪明的书法集亲切,是因为张雪明的成名之路与市场有关。

    潘家园旧货市场的书画摊上,张雪明的启功体曾经名噪一时,成为仿名人书画摊上的佼佼者。

    那时候的潘家园旧货市场,可以找到许多知名书法家的作品:启功的,刘炳森的,欧阳中石的,等等。但不论从卖出去的数量还是购买人的评价来看,假启功都最为抢眼。

    假启功就是张雪明,张雪明的成功之路起步当是假启功,当在潘家园旧货市场。

    真正认识张雪明是在雪明的方庄工作室,雪明的家里。郑理先生陪我到雪明的工作室求字,其实求字只是借口,真实的想法是想接触一下圈内赫赫有名的假启功,了解一下市场经济下张雪明成名的特殊规律。

    “一般不再署名启功了”,雪明开门见山,说起了他现在的书法活动,一般人再找他写启功,他多数都会拒绝,不怎么写了。除了非写不可,除了无法推辞。

    他现在经常是和著名书法家外出参加笔会,作品属自己的名字。他正在筹备出一本《千字文》字帖,属于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的当代书法家《千字文》字帖系列。该系列之前已经出版的书法家约有七八位:沈鹏、启功、刘炳森均在其中。

    说话间,见墙上有一张雪明与启功的照片,便随口发问:启功对你仿他的字是什么态度?

    虽然早就熟听启功欢迎别人仿,并说张雪明的字,有的写得比他本人好。

    雪明笑答:启功应该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了。

    那日,我求雪明写了一幅署名启功的“风从虎”。当然,雪明没忘又给我写了一幅署名雪明的“风从虎”。

    从雪明家出来,路上沉思良久,把一句“关注雪明现象”写上了晚间的博客。虽然写得很短,很不系统。

    这次,雪明赠书法集,又一次勾起了我的联想,虽然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坐下来,系统研究张雪明特殊的与市场接轨的成长经历,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想写下几笔:

    我最大的感想是:大师的宽容。

    尽管许许多多的学者都置张雪明的成就不屑一顾,原因是张雪明是卖仿启功字出身,张雪明的成功起步在市场,在名人学者不与之为伍的小商小贩堆里。

    但启功先生却含笑与仿他字、卖他字的张雪明合影留念,不怕张雪明拿出去作为日后炒作的资本。不但如此,还慨然称赞张雪明的仿字比他本人写的好。

    高载。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

    没有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张雪明的成功之路一定会遇到许许多多曲折,会招来无数的不屑目光,甚至会官司缠身。

    可以说是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铺平了雪明书法的成功之路。路虽特殊,虽反常态,却一路顺风顺水。

    第二条感想就是:市场的认可。

    在计划经济时期,一个书法家的形成,主要是凭借,专家的认可程度与圈内同行的认可程度,似乎经济变现、经济效益不是第一位的。

    而如今的市场经济时期,书法家与经济效益就不得不挂钩了。所以我一直认为:张雪明书法成功之路迅捷的原因,可以说上千条万条,但谁也不能抹掉市场的作用、市场的功绩、市场的认可。

    所以我才认为:大师的宽容和市场的认可,制造了今日人才成功的摇篮,抚育和造就了今天的书法家张雪明。

    所以我才说:“雪明现象”值的书法界和艺术市场界的人士专题研究。

    我现在虽然没有时间,但我时时在想:假如我有时间专门坐下来写东西了,《雪明现象》就一定是我首选题目中的一个。

    除了大师的宽容,除了市场的认可,任何一个书法家的成功,都离不开千古不变的话题——临帖。

    临百帖而成名者有之,临数帖而成名者有之,临一帖而成名者就不多了,或曰根本没有,有者:张雪明也。

    在大众的视野里,张雪明就是临启功一帖而成名的。

    实际上这只是表象,真实的张雪明也临写过不少的名帖,只不过他把临写过的众多的名帖之成果,体现在了启功体上。

    不了解张雪明的人,尽可以揣测张雪明临写启功体的勤奋与辛苦。了解张雪明的人,则会从启功体的背后看到张雪明临写历代名帖的动人的世界。

    我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打开电脑旁的《张雪明书法集》,翻到诗歌体的《雪明四十自述》,试图一步步走进作为书法家的张雪明的内心世界。

    庚寅年正月十九于北京

    张雪明寄来的书法集就放在我的电脑旁,封面右侧那首脍炙人口的王安石的南浦诗历历在目:

    南浦随花去,回舟路已迷。暗香无觅处,日落画桥西。

    诗句诱人,落款雪明的书法更诱人,诱人在“启功体”已似与不似之间了。

    看张雪明的书法集亲切,是因为张雪明的成名之路与市场有关。

    潘家园旧货市场的书画摊上,张雪明的启功体曾经名噪一时,成为仿名人书画摊上的佼佼者。

    那时候的潘家园旧货市场,可以找到许多知名书法家的作品:启功的,刘炳森的,欧阳中石的,等等。但不论从卖出去的数量还是购买人的评价来看,假启功都最为抢眼。

    假启功就是张雪明,张雪明的成功之路起步当是假启功,当在潘家园旧货市场。

    真正认识张雪明是在雪明的方庄工作室,雪明的家里。郑理先生陪我到雪明的工作室求字,其实求字只是借口,真实的想法是想接触一下圈内赫赫有名的假启功,了解一下市场经济下张雪明成名的特殊规律。

    “一般不再署名启功了”,雪明开门见山,说起了他现在的书法活动,一般人再找他写启功,他多数都会拒绝,不怎么写了。除了非写不可,除了无法推辞。

    他现在经常是和著名书法家外出参加笔会,作品属自己的名字。他正在筹备出一本《千字文》字帖,属于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的当代书法家《千字文》字帖系列。该系列之前已经出版的书法家约有七八位:沈鹏、启功、刘炳森均在其中。

    说话间,见墙上有一张雪明与启功的照片,便随口发问:启功对你仿他的字是什么态度?

    虽然早就熟听启功欢迎别人仿,并说张雪明的字,有的写得比他本人好。

    雪明笑答:启功应该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了。

    那日,我求雪明写了一幅署名启功的“风从虎”。当然,雪明没忘又给我写了一幅署名雪明的“风从虎”。

    从雪明家出来,路上沉思良久,把一句“关注雪明现象”写上了晚间的博客。虽然写得很短,很不系统。

    这次,雪明赠书法集,又一次勾起了我的联想,虽然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坐下来,系统研究张雪明特殊的与市场接轨的成长经历,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想写下几笔:

    我最大的感想是:大师的宽容。

    尽管许许多多的学者都置张雪明的成就不屑一顾,原因是张雪明是卖仿启功字出身,张雪明的成功起步在市场,在名人学者不与之为伍的小商小贩堆里。

    但启功先生却含笑与仿他字、卖他字的张雪明合影留念,不怕张雪明拿出去作为日后炒作的资本。不但如此,还慨然称赞张雪明的仿字比他本人写的好。

    高载。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

    没有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张雪明的成功之路一定会遇到许许多多曲折,会招来无数的不屑目光,甚至会官司缠身。

    可以说是大师的风度、大师的宽容,铺平了雪明书法的成功之路。路虽特殊,虽反常态,却一路顺风顺水。

    第二条感想就是:市场的认可。

    在计划经济时期,一个书法家的形成,主要是凭借,专家的认可程度与圈内同行的认可程度,似乎经济变现、经济效益不是第一位的。

    而如今的市场经济时期,书法家与经济效益就不得不挂钩了。所以我一直认为:张雪明书法成功之路迅捷的原因,可以说上千条万条,但谁也不能抹掉市场的作用、市场的功绩、市场的认可。

    所以我才认为:大师的宽容和市场的认可,制造了今日人才成功的摇篮,抚育和造就了今天的书法家张雪明。

    所以我才说:“雪明现象”值的书法界和艺术市场界的人士专题研究。

    我现在虽然没有时间,但我时时在想:假如我有时间专门坐下来写东西了,《雪明现象》就一定是我首选题目中的一个。

    除了大师的宽容,除了市场的认可,任何一个书法家的成功,都离不开千古不变的话题——临帖。

    临百帖而成名者有之,临数帖而成名者有之,临一帖而成名者就不多了,或曰根本没有,有者:张雪明也。

    在大众的视野里,张雪明就是临启功一帖而成名的。

    实际上这只是表象,真实的张雪明也临写过不少的名帖,只不过他把临写过的众多的名帖之成果,体现在了启功体上。

    不了解张雪明的人,尽可以揣测张雪明临写启功体的勤奋与辛苦。了解张雪明的人,则会从启功体的背后看到张雪明临写历代名帖的动人的世界。

    我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打开电脑旁的《张雪明书法集》,翻到诗歌体的《雪明四十自述》,试图一步步走进作为书法家的张雪明的内心世界。

    庚寅年正月十九于北京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2020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